<optgroup id="8uzar"><small id="8uzar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ion id="8uzar"></option>
<code id="8uzar"></code>
<optgroup id="8uzar"><div id="8uzar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8uzar"></center> <optgroup id="8uzar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8uzar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8uzar"><div id="8uzar"></div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8uzar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8uzar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8uzar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8uzar"><wbr id="8uzar"></wbr></center>

團餐是外賣下一個機會點?

2019-04-17 09:27:27來源: 餐飲老板內參

  “外賣市場廝殺一片,團餐市場蠢蠢欲動”是2019餐飲行業的最新寫照。平臺扣點漲了,外送費漲了,消費者對外賣品質的要求越來越高——外賣大洗牌即將到來,一些外賣老板正在把經營重心向團餐轉移。相比to C的外賣,to B的“外賣團餐”會是門好生意嗎?

  外賣團餐利潤優勢明顯

  和去年業內預測的情況一樣,今年外賣進入低利潤的成熟期。

  一位做了兩年外賣的小餐飲老板說,2019年一開年,外賣的抽成就漲了,普遍從百分之十幾漲到超過百分之二十。廣州至尊披薩創始人陳天龍表示,外賣發展勢頭和抽成比例提升速度超出了他的預期,“過去幾年,從零抽成發展到2個點、5個點、6個點……”外賣利潤率隨之下滑。

  一邊是平臺對商家的扣點越提越高,一方面是食材、房租、人工、管理、裝修、營銷等成本不斷上漲。外賣老板們抱怨:做to C的生意,壓力太大了。

  有一部分人盯上了to B的生意,以期收獲規模利潤。

  “一般來說,to B的團餐外賣利潤會高于to C外賣。團餐一單可以送很多份,省了配送費;而多數團餐平臺的扣點更低于外賣平臺扣點。”鴕鳥食代負責人陰磊表示,無論是備貨還是配送,外賣團餐的利潤優勢更明顯。

  實際上,無論是外賣還是堂食,團餐都是一片大有發展空間的“寶藏”。數據顯示,2017年和2018年團餐占中國餐飲總流水的30%,是一個萬億級市場,2018年團餐已經達到1.4萬億元。相比于國外的團餐市場,中國國內無論是成熟度還是規模,都有很大的成長空間,它既是餐飲市場的藍海,也是外賣領域的藍海。

  投資人也嗅到了商機,最近一年對團餐的投資頻出。禧云國際獲得2億美元A輪融資;荷特寶完成數千萬元A輪融資。投資是商業的風向標,團餐的獲投,是否預示了未來外賣也能在團餐藍海里“大有作為”?

  外賣團餐走上“輕模式”

  此前說起團餐,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“承包、食堂”,想起千喜鶴、快客利、健力源這樣的傳統團餐。但傳統團餐重人力,運營模式過重,面對市場變化很難跟上步伐。特別是在當前餐飲業,傳統團餐正面臨著三大痛點:一是模式老化,無法滿足年輕白領的需求。“傳統的大型公司或國企事業單位里,60、70、80后員工占主體,他們習慣了吃大鍋飯食堂。但當90、00后員工成為主體,他們對團餐的需求會更偏向披薩、火鍋這些品類。”陰磊說。可見,傳統團餐和新用戶人群的不匹配,是導致傳統團餐模式很難走下去的重要因素。

  二是中小公司越來越多,養不起一個“做飯的團隊”。無論從公司規模還是從辦食堂的人力、房租成本來說,“大鍋飯”的模式會越來越少。在講求精益經營的時代,民營企業養不起一個“做飯的團隊”,解決員工就餐問題,要么提供小餐廳會員卡,要么承包餐廳訂外賣。總之,請傳統團餐企業入駐、自建食堂的情況,少之又少。

  三是從夫妻小店訂團餐,食安是個大問題。小規模企業能找來的資源有限,合作訂餐商家以小餐廳、夫妻店為主,“食安”和口味單一又成了新問題。

  不過,有“痛點”的地方,往往也意味著有機會。外賣團餐平臺就是目前市面上出現的一種新模式:外賣團餐品牌搭建訂餐平臺,作為第三方連接企業客戶和外賣商家,改變以往“入駐模式”,實現“即用即走”。客戶企業通過團餐平臺預定多個品牌的外賣,團餐平臺把需求發送至各個外賣商家,商家接單出餐并按時將餐送到“團餐集中點”,由平臺統一送至客戶企業。這樣,客戶企業滿足了年輕員工90%的就餐需求,外賣商家也省了多個外賣的單個配送費和每單提點。

  眼下,外賣團餐主要有兩種模式:送餐到企業,員工吃自助餐;企業訂外賣,團餐送外賣上門。外賣團餐雖比傳統團餐模式“輕得多”,但還不夠“輕”。完成一次“送餐到企業式”的自助餐配送,至少需要3名團餐工作人員,分別負責分餐、配送等。這意味著,一家團餐企業如果想同時服務多個客戶,要大量招聘員工。招了,團餐企業負擔不起;不招,人手不夠。還是沒有從根本解決“重運營”問題。

  繼續細分問題,互聯網團餐“黑馬”鴕鳥食代在運營上做了優化:擴大合作商家數量,與共享廚房熊貓星廚達成合作,共用熊貓星廚所有商家資源,打通熊貓星廚周邊300米商家,在外賣團餐上線。現在,鴕鳥食代已經積累了近千家餐飲商家資源,并有百家知名企業在鴕鳥食代訂餐;把配送交給第三方,2018年鴕鳥食代率先和阿里的菜鳥達成戰略合作,菜鳥作為第三方物流,負責鴕鳥食代所有的配送業務,現在北京已經覆蓋了40多個站點。因為這兩項改進,公司只用20多人就服務了一百多家客戶企業。

  減免配送費,降低平臺扣點,獲得規模利潤。相比于to C的外賣,to B的團餐看起來是一門好生意。當“外賣”這個流量中心逐步走到頂點,越來越多的品牌開始選擇多元化的流量布局。在這個轉型升級的十字路口,那些先入局的餐飲商家能否獲得先手優勢?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  (來源:餐飲老板內參)


0
0

我來說兩句

快乐十分开奖公告
<optgroup id="8uzar"><small id="8uzar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ion id="8uzar"></option>
<code id="8uzar"></code>
<optgroup id="8uzar"><div id="8uzar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8uzar"></center> <optgroup id="8uzar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8uzar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8uzar"><div id="8uzar"></div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8uzar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8uzar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8uzar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8uzar"><wbr id="8uzar"></wbr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8uzar"><small id="8uzar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ion id="8uzar"></option>
<code id="8uzar"></code>
<optgroup id="8uzar"><div id="8uzar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8uzar"></center> <optgroup id="8uzar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8uzar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8uzar"><div id="8uzar"></div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8uzar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8uzar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8uzar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8uzar"><wbr id="8uzar"></wbr></center>
买球稳赚不赔 必赢软件快三 稳赚11选5 必中幸运快艇计划软件 诸葛亮独一肖一码 打鱼游戏是赌博吗 有财神捕鱼的棋牌 重庆时时开奖彩经网 幸运飞艇78码滚雪球走势技巧规律 河内分分彩历史开奖查询 21点手机游戏 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 大小双单精准计划软件 玩时时彩怎样才能稳赚 重庆时时彩可以发财吗 5个骰子怎么玩